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三十二颗蓝莓卑劣(1 / 2)





  蓝莓指尖(叁十二章)

  甘宁写完了两张纸,客秾的问题她依然没有答案。

  时间不早了,甘宁顺手把纸塞入枕头底下,关灯躺好。

  却突然在黑暗里笑了笑。

  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学会了客秾的小毛病,床上用过了什么东西,就顺手往枕头底下塞。

  第二天一早,甘宁起来做了枇杷百合炖梨,然后发现家里没有保温杯……

  清早去了一趟大超市,又买了一堆东西。

  回家之后审视了一圈冰箱,用午餐肉黄瓜炒了个鸡蛋,茄汁肥牛,烫了好些蔬菜,装了一小盒米饭,煎了一块刚买的牛排,烧了个黑胡椒汁儿淋上去。

  最后装起来,居然好大一包,送去了一中。

  她给客秾发了个消息,告诉她有东西在门房放着,叫她中午之前去拿。

  下午她正在看一些文件,收到了客秾发的两张图片。

  一张是摆了半桌子的装得满满的餐盒,是甘宁送的。

  另一张是在讲桌上,放着一个白色的保温杯,杯盖开着,杯口袅袅白烟。

  第二天,甘宁五点起床,做好了饭菜和炖汤,六点多一点,她把东西送去客秾小区。保安亭里的人早已不是甘宁叁年前认识的人。

  甘宁仍旧给客秾发了消息,提醒她上班的时候记得取餐。

  甘宁今天也上班。

  她在英国时就收到了这家公司的offer,待遇不错,工作内容也符合甘宁的预期,又因为是在西城,于是她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到了中午,甘宁和同事去食堂吃饭,看到了手机里客秾发来的图片。

  仍旧是一张桌子,摆着好几个饭盒。

  甘宁视检了一圈,米饭吃光了,鸡翅剩下一个,时蔬虾仁吃光,茨菇海带鱼汤也光了。

  【客秾:明天少装一点,这些我早上中午吃了两顿才吃完。】

  甘宁捧着手机笑。

  她说明天少装一点——

  那就是可以一直送了!

  甘宁拍了自己的午饭给客秾发过去,公司食堂的饭,自然不如甘宁自己做得丰富好吃。

  她上班第一天,不好自己带饭。

  鸡蛋汤里看不到鸡蛋,青椒肉丝里没有肉丝,茄子烧得黢黑,还有一个看不出来是什么的菜。

  甘宁原本不抱什么希望的,但她竟然很快收到了客秾的关心。

  【客秾:吃多点】

  【甘宁:遵命!】

  【客秾:晚上回家做点别的吃】

  【甘宁:这里的师傅炒菜像是油盐不要钱】

  【甘宁:想吃粤菜,姐姐】

  【客秾:好】

  【客秾:你快点想答案】

  晚上,甘宁下班回了家,抽了张纸。

  上面写“客秾问”。

  她把前天晚上想起来的客秾问她的问题写上去。

  然后执笔思考,无果。

  接着她又在纸上写,掩耳盗铃、刻舟求剑、南辕北辙。

  又补了四个字,亡羊补牢。

  甘宁回想着,忽然抓到了一句关键的信息:

  ——“我和你之间,差的只是我妈的那句同意吗?我妈不同意,你就能随便和我分手践踏我的心意让我一次一次去找你等你然后一次一次让我的希望落空吗?只要我妈同意了我就乐颠颠跑出来跟你甜甜蜜蜜说好话?我妈这么重要,你怎么不去和我妈过?”

  她妈妈不同意,我就放弃。

  她妈妈点头,我立马去找她和好。

  刘婷重要,还是爱情重要?

  甘宁忽然意识到,自己在思考的问题,不是客秾要什么,而是在思考自己当时为什么要逃走。

  逃走?

  于是她开始反省自己的思考方式。

  也思索客秾的问题。

  她和客秾之间——

  差的是刘婷的同意吗?

  甘宁发现自己似乎是在把恩情放在爱情前面,把刘婷放在客秾前面,而不自觉地,把自己放在所有这些的前面。

  她把恩情放在爱情之上,是她默不作声的自私自利——她以为只要她退一步,所有的事情都能回到原来的位置,那她就不必承担局势改变造成的结果带来的压力——这又是她的自高自大,她以为自己的角色重要到所有人的生活都以她为中心,她进一步或是退一步便足以撼动地球转动的速度。

  她把客秾当成往事里最可以随意回忆的部分——她知道自己可以随时回忆品啧,所以放手放得干脆利落,还把客秾在楼下吹冷风受冷落时她蹲在楼道小窗前的无意义又虚伪的等待当成自己爱情挫折的凭证。

  她和客秾之间,差的是——

  差的都是甘宁缺少的。

  甘宁差的是,并肩作战的勇气、只可同甘没有共苦的信心。

  客秾——所有人都是她最亲近的人,但所有人都沉默着忽略了她的意见。

  她就像是喜剧里,那个被隔离在话音之外,手舞足蹈拼尽全力要吸引全场注意的配角一样。

  甘宁冲到门口换鞋。

  玄关处还放着客秾穿过的棉拖。

  那双拖鞋是甘宁在超市随手买的,二十多块钱。

  鞋底只有薄薄的一层棉,鞋面上的棉更是不如鞋底,几乎只有两层布料缝在一起而已。颜色是土到掉渣的淡粉色,布料的花纹是几十年前都会有人觉得土的格子。

  甘宁要出发的勇气忽然就泄了。

  她太愧了。

  她的卑劣、自私、自大、无知,哪里配得起客秾的答案。

  甘宁想起自己和客秾第一次在一起的那个晚上,她信誓旦旦说要永远做客秾的小狗。

  客秾当时拥有的,她一直引以为傲的,爱情、亲情,在那年的冬天全部离她远去。

  他们在伤害她时,嘴里还在高喊我是爱你的。

  客秾不是爱为自己哭的人,但甘宁见她哭了很多次。

  甘宁看见的所有客秾的眼泪,几乎都是为甘宁而流。

  前天晚上,她为了哭,连和自己生气都忘记了。

  甘宁站在玄关,看着那双廉价的棉拖,

  她自己又有什么资格来埋怨这拖鞋不够高贵。

  甘宁瘫在椅子上泄气,退缩的念头起了一次又一次。

  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客秾:明早想吃馄饨,汤的】

  【客秾:午饭交给你发挥】

  这两句话上面,是甘宁问她的明早想吃什么。

  甘宁又一次清晰地感觉到了自己的卑劣。

  那句话,是她在下班的地铁上,看手机觉得无聊,发给客秾的。

  甘宁的退缩和勇气在打架,自尊和爱情在撕扯。

  自己到底配不配得起再去追一次客秾。

  ——你真的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你真的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吗?

  甘宁低头,那张被她命名为《客秾问》的纸上,顶头就写着客秾的这句问话。

  刚才退缩的念头瞬间退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