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三十颗蓝莓温居(二更)(1 / 2)





  蓝莓指尖(叁十章)

  晚上八点,甘宁两手一边一个大购物袋,装得满满的,站在一中门口等客秾。

  虽然下午经了客秾的训,但客秾答应了她去家里温居,甘宁觉得她还可以再被训10次。

  门房里的保安到了晚上多了一个,似乎是来接替值班的,甘宁从购物袋里拿了几个苹果香蕉,又拿了两瓶饮料从小窗上递进去。

  正这时,客秾开车出来,车子停在甘宁跟前。

  之前见过两面的那位保安大叔看见客秾客气地笑了笑,和她打招呼:“客老师,下班啊?”

  客秾也笑着点头,之后看向甘宁:“上车吧,把你的东西放后座。”

  大叔来搭话,眼睛看着甘宁,话向客秾说:“客老师,这位是你的朋友?还是妹妹?”

  客秾正要开口,甘宁抢先回答:“我是客老师的朋友。”

  大叔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车子驶出一中,客秾看了一眼坐在副驾抱着一个硕大购物袋的甘宁,问她:“我什么时候成你朋友了?”

  甘宁闻言,转过脸来,眼睛睁得大大的,语气疑惑又惊奇:“那我说我们是敌人吗?”

  客秾觉得她在故意扮傻。

  “如果以朋友的标准来衡量我们之间的关系的话,我觉得我不应该今晚替你去温居,没到那份儿上。”

  甘宁咬着下唇,只好说:“那我下次说我们是闺蜜好了。”

  客秾:“以闺蜜的标准来衡量的话,咱俩连朋友都算不上。”

  甘宁觉得自己退无可退,进又怕她生气,只好不说话。

  客秾又问:“之前不是宁愿背井离乡都要做我的好妹妹吗?”

  饶是客秾的语气算不上讽刺,甘宁听后还是扎了满身的苍耳。

  车里陷入沉默,甘宁就着窗外明明灭灭的路灯低头翻她的购物袋,车里顿时弥漫开一股食物混合的味道。

  甘宁找出了一盒小泡芙,挑了一颗出来,“姐姐,吃吗?”

  客秾极快地看了一眼,没说话。

  好,现在又成了妹妹了。

  甘宁自己把那颗泡芙吃掉,自言自语:“还是国内的甜品好吃。”

  她又拿出来一袋蜜薯干,拣了一个小的,送到客秾嘴边——拒绝。

  拇指饼干、奥利奥、猪肉脯、豆干儿,全部惨遭拒绝,最后都进了甘宁嘴里。

  客秾忍无可忍,像对着班里最不听话的捣蛋学生一样严(破)肃(口)对(大)话(骂):“甘宁!我在开车!你能不能安分一点!不想坐就下去!”

  甘宁立马整顿东西端正坐好:“想做。”

  客秾总有一种甘宁的“zuo”和她的“zuo”不一样的感觉。

  但是没有证据。

  车里短暂地安静了一分钟,甘宁拿了一杯奶茶出来插上吸管,咕嘟咕嘟喝了两口,客秾分神看了她一眼,却看见她又拿了一袋儿炸鸡柳出来……

  鸡柳被炸得酥香嫩脆,特制的香料粉末和辣椒粉混在一起,车里很快被这股味道侵占。甘宁用小签子叉了两根大的,香味扑鼻而来,叫人闻之欲啖。

  客秾心里埋怨甘宁叉的两条鸡柳太大,但嘴里几乎已经在模拟吃到大肉的满足感了——

  甘宁叉起鸡柳…塞进了自己嘴巴里。

  酥脆的咀嚼声不绝于耳。

  客秾吞咽了一下,转头瞄了一眼甘宁,她又叉了两根鸡柳,塞进了自己嘴里,吸了口奶茶,喉管里“咕嘟”一声。

  车子停在红灯外,对面的倒数减少了一个数字。

  客秾语气平平,转脸看甘宁:“我也想吃鸡柳。”

  甘宁抬头对上客秾的眼睛。

  圆眼,瞳孔大,眼白少,勾着细细淡淡的眼线,眼影似有若无。

  分明那眼里什么都看不出来,看不出喜怒哀乐、看不出饥饱冷暖。

  甘宁却突然想起了那年客秾在外婆家,夜半,昏暗的小灯,格子的床单,客秾半张脸斜飘在手机上,腮若春花,眸如点墨,薄唇胭红,嫩舌似兔,她好像被高潮打晕了,目光聚不齐焦点,只露出一点的肩头缀着两滴汗珠。

  她在仲夏夜美如芭蕉,甘宁那时抱着手机,倚靠着冰箱,徒生一腔心疼。

  客秾什么都好,好得不得了,可甘宁就是心疼。

  像现在。

  只是一包鸡柳而已。

  客秾说她想吃,甘宁就在心里怪罪自己非要逞能和她开这样的玩笑,为什么不先拿鸡柳出来给她吃,为什么还要等到她说出来……

  她立马扎了两条最粗的鸡柳喂过去,仔细帮她把肉放进嘴里,插开买给她的奶茶,适时递上去让她吸了两口。

  红灯还有一点数字,甘宁又喂了两根鸡柳。

  客秾刚伸手过来,甘宁送上两张抽纸,客秾看她一眼,草草擦了下嘴巴,绿灯亮了。

  甘宁又拿出来一袋正新鸡排,叉了一块,趁着堵车的间隙喂了客秾。

  客秾边咀嚼,边问:“怎么买了甘梅味的?”

  甘宁:“这是甘梅味的吗?还有一袋是番茄酱和辣椒粉混合的,给你买的,尝一尝吗?”[1]

  客秾嗯了一声,偏一下头,嘴边送上了奶茶吸管。

  甘宁满打满算,其实也就来过新家两次,进小区还只会走死路——中介带她走的那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