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九颗蓝莓“小马,想做爱”H(1 / 2)





  蓝莓指尖(第九章)

  客秾睡到下午,身上乏得不想动。

  甘宁忙前忙后,客秾说她想吃冷面,甘宁大中午去了趟超市买回来冷面,切了点西红柿黄瓜放进去。

  客秾睡觉的时候她还做了排骨和卤肉。

  甘宁怕客秾不舒服,想让客秾在床上吃,客秾对她没好气:“我又不是断胳膊折腿坐月子。”

  甘宁也不生气,小心翼翼拉着客秾的手跟她解释,“你那里肿成那样了,我怕你坐椅子不舒服。”

  客秾看她无可无不可的样子,有点心软,但想到自己全身几乎没一块好地方,心里的火又蹭蹭的往出冒,食指尖尖戳在甘宁肩膀上,“你,不,是,人!”

  甘宁敛着眉把那根手指送到嘴边啵啵地亲着,“我不喜欢做人,就喜欢你。”

  客秾无可奈何。

  最后两人还是在餐桌上吃了饭。

  客秾只是抱着那碗冷面吸了几口,卤的鹌鹑蛋吃了两颗,就不吃了。甘宁极力给她推荐排骨和卤肉,客秾坚决不吃。

  最后甘宁都有点急了,跟客秾讲道理:“你今天体力耗得多,刚刚吃得也太少了,再吃点肉吧,不会胖的。”

  客秾也着急:“你一早上用你那个东西把我肠子肚子五脏六腑都恨不得震得抽抽了,我现在难受得要命,不想吃就是不想吃。”

  甘宁急得站起来,“那怎么办?我们去医院看看吧!我要投诉那个商家,做的什么烂东西。”

  客秾更气了,在她脚上踩了一下,通知她:“禁欲一周。”

  甘宁垂头丧气,不敢说一个不字。

  突然她又眼神发亮地抬起头来,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欧耶!今天星期六!

  本来周日客秾是要去健身房的,但她从脖子到脚踝,没有一处地方能露出来的,就连手腕和手背上都有红色的斑。 她打开衣柜看了看露肩、露背、露肚子的健身服,叹了口气又关上。

  周日晚上客秾的食欲才终于回来,甘宁做的卤肉喷喷香,和着米饭和豆芽清汤,吃得舒舒坦坦。

  吃完之后甘宁问她要不要去散步,客秾精心挑选着衣服,甘宁给她拿了一件Polo领的小T恤,能遮一点脖子,穿了一条材质很轻的长裙。

  两人牵着手慢慢从小区走出去,沿着长长的路走过了拐角,甘宁去前天的烘焙坊里取刚做好的蓝莓蛋糕。

  客秾没进去,站在面包店外面看到甘宁和柜台边的一个女孩说话、点头,女孩扬了扬手机,笑着不知道说了什么,甘宁提着小小的精致的蛋糕盒出来,伸手来牵她。

  笑着趴在她耳边低语:“有看到和我说话的那个女孩吗?她就是在微信上的杳杳。”

  客秾羞恼,戳了她一拐,“闭上你的嘴。”

  甘宁忍着笑,路上没有行人,偶尔驶过车辆,客秾被她小小亲了一口,“秾秾好可爱。”

  客秾低了头不说话。

  她26岁了,她的同学朋友们之中不乏有做父母的,可她现在被一个20岁的女孩子整天夸可爱、好看、漂亮,吃饭要她哄着,连散步都要被牵着才会好好走路。

  回到家,甘宁问客秾要不要尝尝小蛋糕,客秾好奇得不行,小小的盒子打开,客秾就感叹:“好漂亮的颜色”。

  玫紫色的蓝莓奶油在最顶层,中间一层奶紫色的芝士,下面一层薄薄的蛋糕体,搭配着奥利奥和整颗的蓝莓,温柔又美丽。

  最顶上细细的奶油花体写着“NN”,缱绻优雅。

  客秾知道那是两人的名字。

  明明只是两个字母,挨在一起,就让人看得眼热。

  甘宁启唇,把两个N念得缠绵柔和。

  甜品叉就在手边,客秾舍不得吃,盯着蛋糕细细端详。

  甘宁和她低语:“这个先吃掉,以后的蛋糕都写NN,好不好秾秾?”

  就在甘宁要举刀切了蛋糕时,被客秾急切喊了停,“等等,我拍个照片。“

  甘宁以为她要给自己拍照,举着刀叉摆笑,却被客秾推到一边:“你碍我事儿了。”

  甘·自作多情·宁:“好的,还需要什么道具吗?”

  客秾环顾一遍,叫甘宁拿来了卧室里插瓶的紫精灵花儿,灯光调试了几遍,终于拍好了照片。

  蛋糕终于被切开,蓝莓的酸甜和芝士的绵密香浓一起入口,好吃得客秾眯了眼睛,直竖大拇指。但她晚饭已经吃得不少了,蛋糕不过吃了两口就抱着肚子说吃不下了。

  蛋糕拢共只切出来一小块,客秾吃剩下的被甘宁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