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一颗蓝莓“小马小马”(1 / 2)





  蓝莓指尖(第一章)

  周五晚上九点之后。

  客秾在西城一中门口看到了穿着短裤T恤的甘宁。

  短发把耳朵和整个后脑盖得严实,最近头发有了长长的趋势,她微微低头时,脑后一层薄薄的碎发几乎遮住了半个脖颈。

  宽大的T恤遮不住她的细瘦,空荡的袖孔下胳膊肘的骨头突兀得吓人。

  客秾再看向身边因为周末褪去宽大校服,穿着短裙、小皮鞋,罩着一件略显宽松却仍旧将花苞样儿的身体曲线展露无遗的女孩儿,顿觉她这几年是不是把甘宁性格养偏了。

  甘宁看见她出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泄了一点笑,动身向客秾走来。

  周五晚上的学校门口人来人往,小电驴横冲直撞,甘宁走得不算顺畅。

  越过人群,在夜色与泛红的灯光下,她看到穿着有点蓬的白裙的客秾正低头和人说话,她身边的人被一辆车挡得严实,客秾凑身倾斜,一半的身子也渐渐掩进白色的车后,脖颈被身后LED屏盖上了一层朦胧的淡光。

  小电驴刺耳的喇叭声滴滴嘟嘟,人群那边的客秾伸过手在白色车子后面不知做了什么动作,身子直起一点来,露出半张脸来,圆圆的双眼带着浓浓笑意。

  甘宁脚步稍快,略带无礼地拨开人群冲过去。

  还隔着几步路,客秾毫无预兆地看过来,圆眼笑得猫咪一样,把左肩上的托特包拉下来换到右手。

  甘宁走到她身边,她正好把左手伸过来,甘宁毫无犹豫牵上去。

  离得近了,甘宁才看到藏在车后的人——一个面色微红的小女孩。

  客秾在一中做地理老师,女孩儿似乎是她的学生。

  “……所以这一周把最后一个章节的新课上完,下周就要复习前面的章节了。”

  客秾和旁边的女孩说着话,察觉到牵着的这只手有些凉,不自觉把人拉近了点,牵着她的手放在自己腹部,两只手都包上去暖着。

  甘宁低头又凑近了些,缓慢又艰难地把目光从客秾脖子上移开,耳朵伸着听客秾和那个女生说话。

  身后校门内传来女孩子的尖喊声,似乎在叫一个名字。

  客秾身边的女孩闻声,边笑边转身,踮着脚招手,又转向客秾,面色更红了些:“客老师,青青来了,那我先走了。”

  客秾也笑说:“少玩一会,门禁之前记得回宿舍,注意安全。”

  那女孩迫不及待要走,还是按捺着道了谢又道别,飞快转身跑了。

  客秾这才松了力,长舒一口气,“和他们说话,很明显能觉得我和十几岁的孩子确实是有代沟。”

  甘宁牵着她往出走,问:“今天周五,怎么这么晚?”

  客秾:“今晚学校开了个会就到这个点了。会开得突然,我忘告诉你了,晚饭吃了没?”

  甘宁:“没吃,我做了红烧肉,回去吃点?”

  客秾眼睛瞪得更圆,两只手一起抓着甘宁,愤恨哀叹:“夏天都到了,我不能这么罪恶!”

  甘宁停下来看她——她的眼睛是内双,眼皮有点肌无力,垂下来遮住了一点瞳孔,脸上没有极明显的表情时,她的面相颇有些冷惧。

  但和客秾说话,她故意低垂着眼,缓声说:“我今早没课,早早起来去买了肉,下午上完课立马回家,做了好久的,是你爱吃的带点甜味的红烧肉。”

  分明语调还是冷的,客秾却心疼得不得了。

  “下次不用这么麻烦,周末我在家,我们一起做。”

  甘宁笑着抬头,把手摸进客秾手心,两手相扣,“想让你回家就能吃上饭。”

  话锋一转,她又看向客秾的腰:“你正常吃饭,不会胖的。”

  说完立马将眼神移开,伸手摸了摸鼻子,一副那一段腰上长了刺的模样。

  客秾没看到她的动作,即使看到了也不会觉得甘宁是在心虚。

  她今天穿了一件宽松廓形的裙子,布料不挨皮肤,其实腰身不算明显。

  甘宁这么说,她便用手掐着腰,微微挺了挺身子,不算小的胸部昂起,正凑在甘宁T恤袖口附近,微微擦过甘宁手肘,“过了25岁,就要时刻注意着点身材了,不然很容易就掉入发福的陷阱。”

  她掐了腰还不算,说话之间,手绕着腰从前到后摸了一圈,满意地点点头:“看来每周去叁次健身房还是有效果的,你摸摸看,腰上的肉肉只有薄薄一层。”

  这里的方言喜欢说迭词,客秾说话之间也不自觉带着一些在甘宁看来很可爱的迭词。

  客秾盛情邀请了,甘宁也手痒,直接伸手过去绕到她后腰处,先摸到了凹陷的脊骨,手掌慢慢贴上去,盖住了她多半的腰,隔着一层裙子,皮肉相挨渐渐生热,甘宁在热意大生前移开手掌,滑至左边,轻轻扣住那片盈盈腰身,象征性地动了手指感受一番,嘴里满是同意:“都剩下骨头了,别减了,回家吃肉。”

  说完之后,把仅剩的一点良心泯掉,也不撤手,揽着客秾的腰推她往前走。

  呼啸而过的小电驴和扬长而去的喇叭声盖不住甘宁的心跳。

  身后的LED灯滚动着,照出了甘宁微红的面色,她另一只手插进裤兜里偷偷握拳,冷汗沁湿了手心里一小片裤子的布料。

  客秾边走边说:“你晚上也没吃饭,饿不饿?”

  甘宁抿抿嘴,“有点饿。”

  客秾拉了拉她的T恤,加快了脚步,“那快回去吧,我其实也饿了。”

  一中门外长长的人行道两边几乎停得满满的都是小电驴和自行车。

  客秾之前骑电瓶车时出过一场小小的车祸,后来再不愿意碰电瓶车了——坐倒是能坐。

  甘宁眼神好,准确找到她的小电车,在路边接到客秾。